成都冻品水产销售虚拟社区

香草熏鳕鱼扒.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Vol.30故事馆

作者/孤独美食家


1.

?

“从大学毕业后,想要谈一场纯粹的恋爱真的很难了。”

“是啊,真的很难。”

隔着手机屏幕,我都能嗅到阿飞身上散发着的寂寞气息。

阿飞接着说,

“上周我和一个在微信上聊了一个星期的女生见面。初次见面,我们去吃了酸菜鱼,然后还看了一场电影。”

“嗯嗯,听着感觉是一个不错的开始。”

“但是我无法理解,为什么酸菜鱼一定要完全走辣,看电影一定要抓住我的肩膀尖声怪叫,而那明明是一部爆米花电影。”

接下来的十分钟,阿飞继续进行这看似无边无际的吐槽。

但是我没有留心他说的话了,因为我的微信弹出了她的聊天信息框。

“你明晚有空吗,上次你提到的那家小清新餐馆能订到位吗?”

“嗯,当然没问题。”

其实那天我看完南方舞厅的小说后,脑海一直在回想书中的这段话:

“有些人要经过彻底的观察,周详的考虑才肯开始一段感情,以为会一击即中。

但玛嘉烈相信爱河是很壮阔的,上流下流有不同的风景,谈恋爱到暂时为止都是她最喜欢的娱乐项目,不爱过不同的人,怎知谁适合自己?

要了解自己,最好的方法是和不同的人谈恋爱。”?

?


2.

那天她比预期时间晚了差不多三十分钟抵达餐厅。


匆匆把包放下后,她取出了另一台手机移步到了阳台继续和客户讲电话。

“今天有点忙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那天吃的主菜是香草熏鳕鱼扒。

煎香了表面的鳕鱼扒,配上自家种的各式香草,放进焗炉里熏熟,就是一道清爽的春夏菜式了。

鳕鱼被熏得刚好,我用叉子轻轻一碰,鱼肉就被轻松地剥落下来。

如村上龙说的,就像冰山在春天到来时崩塌一样。

这时候她突然把我的叉子抢走,翻了一个白眼,讪笑着说,

“你是从来没有下过厨房吧,鱼不能这样吃,应该顺着骨头,整片肉撕下来。”

“啊,好的。”


?

3.

送她回家的路上,她终于不再拿出手机讲电话了。

一开始为了以防太安静引起尴尬,我按了随机播放点轻音乐。

?

她今天好像挺累的,把头贴在了车门上,眼神望向窗外。

?

我们在随意地聊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,她偶尔也会喃喃地“嗯哼”一两句以作回应。

这时候刚巧换到了周先生的一首国语歌。

“咔擦”,她居然把我喜欢的歌给切掉了,然后用一种看不穿的语气,轻轻地吐出了三个字,

?

“真、难、听。”

我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,终于理解到什么是身边的空气凝固了的感觉。

?

只能假装清了清喉咙,“咳咳咳,嗯。”


回到家后,我发了一条微信给她,感谢她今天陪我吃饭,因为我经常找不到人陪我吃晚饭。

完了我也有意无意地添了一句,其实是我刚刚在一些骚浪贱的公众号鸡汤文上看到的,就直接复制粘贴了过去,

“你安静的样子挺好看的。”

十分钟后,手机屏幕亮了起来。

她冷冷地回了一句,“我是怕尴尬,其实我完全可以闭嘴的。”

“啊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“对不起,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再发信息。” - 微信温馨地提醒我。

啊,我突然开始又有点理解阿飞了。



举报 | 1楼 回复